健康典籍

当前位置:欧洲杯足彩分析 > 健康典籍 > 睛凸三十八

睛凸三十八

来源:http://www.inkesu.com 作者:欧洲杯足彩分析 时间:2020-03-09 15:20

怒气并邪横入肝,入肝筋脉早伤残,通睛凸出不堪看。风月素耽精血竭,觥觞数举胃皮寒,一般为祸请从宽。

风眼肿,用枸杞白皮、鸡子白皮等分,研令极细,每日三次吹鼻内。肝经实热眼赤肿痛,麦门冬汤、泻肝散、龙胆饮。风热上攻,目赤肿痛,金丝膏、琥珀煎、涤风散。白睛肿胀痛,大黄丸、桑白皮散、洗眼青皮汤、玄参丸、泻肺汤、朱砂煎。

肿胀如杯证 水火之邪。传脾土而为炎燥之病。其珠必疼。而睥方急硬。若暴风客邪作肿者。

目形类丸还类橘,下稍着蒂圆动极,元虚筋弛忽逢邪,橘蒂长垂成怪疾。

谓目赤痛、睥胀如杯覆也。是邪在木火之有余。盖木克土,火生土,今肝邪实而传脾土,土受木克,而火不能生,火邪反乘虚而为炎燥之病,其珠必疼尤重,而睥亦急硬。若暴风客热作肿者,必热泪多而珠疼稍缓。然风热自外客感易退,治亦易愈。若木火内自攻击,则病亦退迟。重则疼滞闭塞,血灌睛中而变证不测矣。须用开导之法,轻则敷治而退,重则必须开导,此大意也。若敷治不退,及退而复来,并开导不消,消而复发,痛连头脑而肿愈高,睥愈实者,此风热欲成毒之候也。

必然泪多而珠疼稍缓。然风热外感。治之易愈。若水火内自攻击。重则疼滞闭塞。血灌睛中。而变证不测矣。轻则敷治而退。重则必须开导。敷治不退。开导不消。消而复发。痛连头脑。而肿愈高睥愈实者。此风热欲成毒也。洗肝散、龙胆饮选用。胀有胞胀珠胀不同。胞胀多属湿胜。治其湿热为主。珠胀多属火淫。治当去火为先。故治珠胀。虽挟风邪。不宜轻用麻黄、木贼之类。恐有乌珠胀裂之患。不可不慎。

此症,通睛突然凸出眶外,非鱼睛因滞而慢慢胀高者比。其故颇多∶有虚风痒极擦出者,有烂醉狂呕激出者,有热病关格胀出者,有暴怒吼哮挣出者。究竟皆水衰精败,脉络焦脆,邪火亢害,内无从泄,则上走空窍,泄之不及,故涨涌而出。至打扑猝凸者,不在此论。凡出未全离睑,而神色不变,可乘热捺入。但筋脉损动,终是无光。凸而犹含者易入,光且不熄。若悬空如铃,膏液转为血肉,不能救矣。至乃不知不觉,通睛和盘托出,长垂至鼻而不能收缩,世谓之肝胀,不知此神魂将绝,谬作肝胀持论,势必用疏风之药落井下石耳。何以言之,夫肝所以藏魂,心所以凝神。比人元气大虚,则神魂颠倒,所得之症皆奇。又且肝主筋,心主脉,神去魂失,则筋脉散驰,散驰之际,邪至窍出,是以随意直下。病者惊心,观者骇目,而医者窘手。然业已如斯,虽未见惯,不必恐,用软帛盛住,好生安置眶内,令渠闭睑嘿坐,煎大补元汤温经益元散,乘热呷之。一面 磁石淬醋,对鼻熏蒸,肝得浓浓酸气,虽散合收。俟微汗欲发,开襟将冷泉水于胸前、背心不时喷之。俾肌肤一挠,脉络一缩,尽昼夜可定。然后适情顺养,或可侥万一之幸。

因瘀滞已甚,血胀无所从出,遂致壅起,气轮状如虾座,甚则吐出睥外者,病尤急。非比鱼胞气分之可缓者。瘀血灌睛证与此证病虽一种,灌睛则概言而未至于极,此则极矣。有半边胀起者,有通珠俱被胀起盖定乌珠者,又有大 内近鼻梁处胀出一片,如皮如肉状似袋者,乃血胀从额前中落来,故胀起了大 里白上宽皮也,不可割,为血英在此处,误割者为漏为瞎,不可不辨认仔细。只用开导,血渐去而皮渐缩。小 胀出如袋者,亦然。其病,大意是血气两盛之患,宜以开导为先,次看余证,从而治之。在肺部最重,久则移传于肝,而风轮有害也。

形如虾座证 有半边胀起者。有通珠俱被胀起盖定乌珠者。又有大 内近鼻柱处。胀出一片。

东邻吴氏女,夜窗绣鞋,目忽不见。初以为灯落,举头觉有物在颧间,摸之,乃睛也。捶胸大恸。家人惊呼,余亦起视。时天严寒,系已僵。浣小盘,置温泉,将睛涵养片刻,纳入睑。治以前法,越月而痊。然神光熹微,妙语莫能形容。

气轮努胀,不紫不赤,或水红,或白色,状如鱼胞。乃气分之证,金火相搏所致。不用镰导,唯以清凉则自消复。若有微红及赤脉者,略略于上睥开之,不可过,此亦是通气之说,虽不通亦可。若头痛泪热及内燥而赤脉多者,防有变证,宜早导之,庶无后患。

如皮如肉。状似袋者。乃血胀从额中落来。不可割。为血英。在此处误割者。为漏为瞽。不可不辨。急宜开导。血渐去而皮渐缩。小 胀出如袋者亦然。在肺部是重。久则移传于肝。而风轮有害也。宣明丸。

平生阅睛凸多矣,尚有奇恶二种,经书不载,谨编附症末,开发来学。一小儿右目甫病,金井随散,风轮渐大渐高,绝肖张睢阳死为厉鬼杀贼之像。越一夕,高硕如酒杯,直挺射二寸许,日夜叫哭。寻睛破,非脓似血。

有项强头疼,面脸赤燥之患,其状目如火赤,绽大胀于睥间,不能敛运转动,若庙塑凶神之目,犹鹘鸟之珠赤而绽凝者。凝,定也。乃三焦关格阳邪实盛亢极之害。

状如鱼脬证 气轮努胀。不紫不赤。状如鱼脬。乃气分之证。金火相搏所致。不用镰导。惟以清凉自消。泻肺汤。若有微红及赤脉者。略略于上睥开之。若头痛泪热。及内燥而赤脉多者。防有变证。宜早导之。庶无后患。

叠请知名外科,一筹莫展,卒而毙命;一书生无因无故,左目通睛胀出,大寸半,上圆硬,下微尖而匾,垂长几与鼻齐,然能睹不疼。继复于大 侧气轮内,另生毒物硬如石,俨若皮膜包着橄榄,将黑睛碍过一边。始昏 作痛,畏光难耐,终焉浑睛溃腐,痛连头脑,不能食与坐起,其势亦必死而后已。总二症幻变无理,脏腑分属亦背常。何为?凡病纵暴险,须风生火,火生风,风火酷烈睛始坏,未有一患即爆凸者。且风火合在心肝部分,怎灾及脾肺?金轮无因下垂主气脱,却肿实,又加毒结。此脾肺火亢后先蕴酿,应伤残右目,曷废左眼。将谓斫耗真睛,小儿元无知识。将谓罪招恶报,书生有甚奸回。顾百药不对,坐以待毙。嗟夫!天道之微渺,人事之不可问。

风热壅阻,诸络涩滞,目欲爆出矣。大宜于内迎香、太阳、两睥、上星等处要隘之所,并举而劫治之。

鹘眼凝睛证 此骤然而起。五脏皆受热毒。致五轮壅起。头疼面赤。目胀不能转动。若鹘之睛。乃三焦阳邪亢极之害。先用香油调姜粉汁。于额脸项上摩擦。急服酒煎散。覆盖出汗。其眼即活动。而用灯火烧断风路。其迎香太阳两睥上星等要隘处。并举而劫治之。此证多是小儿急惊。大人少有此患。

方书未足以尽信也,有如此。

初发时,乃头风湿热、瘀血灌睛、睑硬睛疼等病,失于早治,虽治不得其法,遂致邪盛搏夹成毒,睥与珠通行胀出,如拳似碗,连珠带脑痛不可当,先从乌珠烂起,后烂气轮,有烂沿上下睑并脑及颧上肉尽空而死。若饮食少,脾泄脏结者,死尤速。若能饮食而脏调者,死迟。人至中年患此者,百无一二可生。若患头疼肿胀珠凸等证,治退复发,再治再发,痛胀如前者,即成此患。若已成者,虽治之胀少退,痛少止,决又发,发时再治,至于数四,终当一发不复退矣。既成此证,必无可生之理。未成者,十分用心调摄,疗治得宜,犹有可生。凡目病但见头脑痛甚,珠及睥胀而瘀努硬紧,虽敷镰亦不软,总开时略软,少顷如故者,皆此病来也。宜向内寻其源而救之,庶无噬脐之悔。

因风成毒证 初发时乃头风湿热。瘀血灌睛。睑硬睛疼等病。失于早治。或治不得其法。遂至邪盛。搏夹成毒。睥与珠胀出如拳。连珠带脑。痛不可当。先从乌珠烂起。后烂气轮。有烂沿上下睑并脑。及颧上肉尽空而死。若患头疼肿胀珠凸等证。治退复发。再治再发。痛胀如前者。即成此患。若已成者。虽治之胀少退。痛少止。决又发。发时再治。至于数四。终当一发。不复退矣。惟初起时。急用石膏散加羌活、细辛、川芎、薄荷、赤芍。若至珠烂。治无及矣。

气轮自平,水轮自明,唯风轮高泛起也。或只半边泛起者,亦因半边火来之故。乃肝气独盛,胆液滞而木道涩,火郁风轮,故随火胀起。或在下,或在上,或在两旁,各随其火之所来,从上胀者多。非比旋胪尖起已成证而俱凸起顶尖不可医者,乃止言风轮胀起者耳。

旋胪泛起证 气轮自平。水轮自明。惟风轮泛起也。或半边泛起者。亦因半边火盛。火郁风轮。故随火胀起。服用凉膈散。点用石燕丹。非旋螺突起。已成证而顶尖俱凸。不可医治之比也。旋螺突起证 乌珠高而绽起如螺。为肝热盛。必有瘀血。急宜石燕丹、绛雪膏点之。或调鳝血点尖处。若年久须用锋针对瞳神量浅深横入。放出恶水。纸封避风。忌口数日。先服守真双解散。后以六味丸加知、柏急救少阴伏匿之邪。若初起失于正治之法。则瘀虽退而气定。膏不复平矣。

乃气轮以里乌珠,大概高而绽起,如螺师之形圆而尾尖,视乌珠亦圆绽而中尖高,故曰旋螺尖起。因亢滞之害,五气壅塞,故胀起乌珠。在肝独盛,内必有瘀血,初起可以平治。失于内平之法,则瘀虽退而气定膏凝,不复平矣。病甚膏伤者,珠外亦有病,如横翳玉翳水晶沉滑等证在焉。盖初起时本珠欲凸之候,因服寒凉之剂救止,但失于戕伐木气,故血虽退而络凝气定,不复平也。

神珠自胀证 此阴峻利害之证。因五脏毒风所蕴。热极充服。与旋螺突起不同。初起麻木疼痛泪出。其势莫测。急投大黄当归散。宜退五脏热毒。捣葱、艾熨五轮之突起。洗以白芷、细辛、麻黄、防风、羌活。未可与点。或突起高寸许者。须锋针针出恶水。疼方得止。

目珠胀也,有内外轻重不同。若轻则自觉目内胀急不爽,治亦易退。重则自觉胀痛甚,甚则人视其珠,亦觉渐渐胀起者,病亦发见于外已甚。大凡目珠觉胀急而不赤者,火尚微,在气分之间。痛者重,重则变赤,痛胀急重者,有瘀塞之患。疼滞甚而胀急,珠觉起者,防鹘眼之祸。若目不赤,止觉目中或胀或不胀,时作有止不一者,为火无定位,游客无常之故。有风邪湿热气胜怫郁者,皆有自胀之患,但经血部至于痛者,皆重而有变矣。

珠突出眶证 此乌珠忽然突出眶也。与鹘眼证因滞而漫漫胀出者不同。有因精华衰败。痒极揩擦而出者。其人不久必死。有酒醉怒甚。及呕吐极而绽出者。有因患火证热盛。关格亢极而胀出者。有因打扑而出者。凡此虽离两睑而脉皮未断者。乘热捺入。虽入。脉络损动。终是光损。须用清凉膏。若突出阁在睑中而含者易入。光不损。若离睑。脉络皮俱断者不救。

乌珠忽然突出眶也。与鹘眼证因滞而慢慢胀出者不同。其故不一,有因真元将散,精华衰败,致络脉俱损,痒极揩擦而出者,其人不久必死。有酒醉怒甚及呕吐极而KT 出者,有因患火证热盛而关格亢极而胀出者,有因怒甚吼喊而KT 出者,此皆因水液衰少,精血耗损,故脉络涩脆,气盛极火无所从出,出而窍涩,泄之不及,故涌胀而出。亦有因打扑而出者。凡出虽离两睑而脉皮未断者,乘热捺入,虽入脉络损动,终是光损。若突出阁在睑中而含者,易入,光不损。若离睑脉络皮俱断而出者,虽华佗复生,不能救矣。

本文由欧洲杯足彩分析发布于健康典籍,转载请注明出处:睛凸三十八

关键词:

上一篇:证口眼斜是经非窍辩十六,风引斜七十一

下一篇:没有了